“华龙一号”示范机组获准开建 核电出海提速_国内核电_中国核电网

 新葡亰企业     |      2020-04-27

摘要:我国时隔4年重启沿海地区核电项目建设,这将加快中国核电在国内的成长速度以及未来成熟的核电出海。4月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 -->

会议认为,这既是顺应国际能源发展趋势,优化能源结构,构建风、光、水、核等多元化清洁能源体系的必然选择,也有利于巩固和提升我国装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带动有效投资,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和经济稳定增长,推进节能减排和可持续发展。

正因如此,在郭奇勋看来,“华龙一号”示范项目应该会成功,因为它以成熟的二代、二代+技术为基础,探索准三代、三代核电技术,成功的概率很大。

“华龙一号”示范机组获准开建 核电出海提速_国内核电_中国核电网。摘要:4月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按照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在沿海地区核准开工建设华龙一号示范机 -->

我国时隔4年重启沿海地区核电项目建设,这将加快中国核电在国内的成长速度以及未来成熟的核电“出海”。

上述业内人士介绍,为保证阿根廷、巴基斯坦等国家合作项目的落地,国内必须有示范项目先行开工建设。“福清二期项目有望率先开工。但是考虑目前福建省电力供大于需,已投产核电项目需要调峰,核电外送和本地消纳将是制约因素。”

王晓坤也认为,此次项目获批是为了进一步打造中国的核电品牌,是为了下一步核电“出海”做准备,中国核电出口步伐或将加快,2014年年底中广核在香港上市,曾经一度被认为是为未来的核电建设及出口融资作准备,在“一带一路”的大政策环境下,中国核电出口将有加速预期。

2月4日,在习近平主席和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的共同见证下,两国签署了在阿根廷合作建设压水堆核电站的协议。标志着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品牌华龙一号(ACP1000)成功出口拉丁美洲。

核电如此受欢迎,但在我国的利用情况却并不乐观。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核电的比例还非常低,我国内地运行核电机组总装机容量2010万千瓦,核电仅占我国发电量的2.2%,这一比例不仅远远低于法国的75%,也远低于全球约16%的比例。而且我国的三代核电示范项目明显不足,这已经对我国核电技术品牌的塑造产生了影响。

中广核董事长贺禹在全国“两会”期间建议,将华龙一号技术列入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给予必要的政策支持,协调优势力量,持续完善堆型技术研发与设计,为下一步通过有关国家的技术审查,最终实现在海外市场落地创造必要条件。  

当天的国务院会议还指出,核准建设“华龙一号”是顺应国际能源发展趋势,优化能源结构,构建风、光、水、核等多元化清洁能源体系的必然选择。即使在诸多清洁能源中,核电也颇受欢迎。

4月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按照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在沿海地区核准开工建设“华龙一号”示范机组,在调整能源结构中促进稳增长。

据了解,“华龙一号”有两个突出优势,一个是在安全性上达到了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国家核安全局提出的新核安全目标和需求,满足国际最高要求;另一个是其采用的技术较为成熟,降低了核电站在建设工期和质量上的风险。

在“一带一路”战略下,核电是中国能源企业与周边国家合作的重要领域。包括中核、中广核在内的中央企业已经开始开拓巴基斯坦、阿根廷、南非、埃及、土耳其和英国等海外市场,这些国家多在“一带一路”的区域范围。

多位业内人士对国务院此番举动的积极作用达成一致看法,认为在目前国内稳增长压力较大的情况下,重启核电示范项目建设对我国核电本身的发展、能源结构调整、塑造中国核电品牌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行业内的预计是,为实现上述目标,在2020年之前国内每年将有6-7台左右机组(每台机组容量为100万千瓦)开工建设。以每千瓦 1.2万元投资计算,核电年均建设投资规模将在700亿元以上。核电站建造将为核电设备制造企业带来商机,核电站建成后需要大量设备维修以及核燃料生产和后处理企业的服务。

幸运的是,如今核电示范项目获批,郭奇勋坦言,如果“华龙一号”在国内示范效果较好,将来有可能走向其他国家,这对我国核电走出去意义重大。

国内核电加快重启

“华龙一号”能够在加速中国核电“出海”方面获得如此高的评价,在于其为中国的核电走出去做着技术准备,相较而言,之前引进的AP1000走出去比较困难,因为很多核心技术都不属于我国,要想走出去需要和国外公司合作,会面临很大限制,而“华龙一号”具有完全自主的知识产权,所以走出去也更加自由,郭奇勋分析。

目前,“华龙一号”示范机组选定的是,中核福清5、6号机组和中广核防城港二期3、4号机组工程技术方案。会议要求,要通过实施示范工程,采取国际最高安全标准,完善应急预案和应急响应措施,确保工程建设和运营安全,形成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装备与核心技术,为核电装备走出去开展第三方合作创造有利条件。